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莫言珠海演讲:笔赶不上思维,每天写作1万7千字,字字

dada| 2017-12-15 14:32 阅读 2029 评论 0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莫言起来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参加2017金砖国家文学论坛,并在校内演讲、与师生交流。演讲中,莫言妙语连珠,并分享了自己的写作状态,他说,作家要坐得住,现在一天可以写一万四千甚至一万七千。他还点评道,“有人说你一天一万七怎么可能写好,但就算一天写一百七,第二天可能看上去依然是垃圾。但每天能写出一万七的时候,可能是字字珠玑”。

  

  

  评论珠海风灾:风有时是坏东西

  交流一开始,莫言提到,之前北师大校方领导总说,北师珠很美,一定要来北师珠看一下,“他们好像希望我把家搬到这里来一样, 今天早上转了一下,感觉他们说的没错,而且有所保留。”听说8月的台风风灾刮倒了校园一千多棵巨树,莫言说,有时候风也是个坏东西。

  现场,他还为北师珠即兴作诗一首: 乡愁是台风树冠树枝在外头,树根留在地里头只要树根留在里头,就不愁大树不出头。

  活动现场,校方还选取了莫言的小说和诗歌片段,请学生上台朗读。第一个上台的同学朗诵了《红高粱》的片段。第二位学生朗诵了诗歌《帕慕克的书房》。听罢朗诵,莫言说,他自己都被感染了,这让他更有动力去写作,去写诗。

  

  用腮帮子记忆

  现场,莫言提到诗词大家叶嘉莹,并称赞她对诗歌都是脱口而言, “我觉得那些记忆好的人,不是用脑子记东西,是用腮帮子记的。脑子忘了,腮帮子还记得。”莫言说。

  谈到《红高粱》的创作,莫言透露自己曾在屠宰场看过杀猪,在家也杀过鸡。《红高粱》小说里面有一个砍头的细节,有军人看过之后说,“就是这样,太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莫言说,因为我在家杀鸡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对于《红高粱》里提到的与日军的战斗,莫言说有当事人给他寄了回忆录,他确信战斗是真实的,不过战斗成果被夸大。

  谈到写作,莫言说,作家要坐得住。”听说海明威是站着写诗,但我是坐着写。我一天可以写一万四千甚至一万七千。有人说你一天一万七怎么可能写好,但就算一天写一百七,第二天可能看上去依然是垃圾。但每天能写出一万七的时候,可能是字字珠玑,因为灵感来了,你的笔赶不上你的思维。”“ 李白写诗倚马可待,他的诗是喷出来的。挤出来的诗怎么可能比得上喷出来的诗?”

  

  回应为何老写人性黑暗

  在提问环节,第一位同学提问,乡土文学要怎样在现代社会找到自己的位置? 莫言回答, 不要一提到乡土就想到刁民泼妇,穷山恶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乡土,你的童年就是你的乡土。无论世界怎样变化,我们的乡土文学永远都不会凋敝。

  第二位同学问了一个非常率真的问题,她提问道,莫言作品很少描写真善美,大多写人性的假恶丑,让我感觉很压抑,请问这样的写作风格是要达到什么目的?文学作品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让人感觉世界更美好吗?

  莫言说,这个问题非常坦诚,这也是自己的作品经常被质疑的地方。但他认为,自己作品也有真善美的存在,只是可能比例少一些。 “文学作品是否必须要体现世界美的一面?”莫言反问,并认为:我们应当认识到人的复杂性和不彻底性。改变教条化的“非善即恶”的写作手法,他说,自己曾经有这样一个写作信条——“把坏人当好人写,把好人当坏人写”,这样的人才是人,不是神。

来自: 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