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孩子不会写作?这位女作家说,原因可能有这些

dada| 2018-1-3 15:55 阅读 2031 评论 0

“写作”不但是语文教育中的重点,也是一项重要的技能。但是对不少孩子们来说,“写作”让他们感到害怕和困难。如何引导孩子们克服恐惧,爱上写作,写出好作品,是许多教育工作者和父母所关心的问题。为此,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作家许佳接受了外滩君的采访,她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三个方面的努力:学好中文;感知世界及陪伴阅读。

生活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景:本来还欢声笑语的孩子,听到大人要求写一篇500字的作文,马上就变得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对于害怕写作的孩子来说,写作文不啻为一场梦魇。

然而,写作又是每个人无法躲掉的一关。小到学生的日记、语文考试,大到科研论文、职场报告、公开演讲稿等,无一不需要良好的写作能力。特别是在当今,写作越发成为一种必须的技能。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提高孩子们的写作能力呢?

近日,外滩君专访故事星球中文课程总监许佳。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许佳,在17岁时出版了长篇小说处女作《我爱阳光》,该书有中国版《麦田里的守望者》之称,被收录到春风文艺出版社著名的“布老虎丛书”系列。迄今为止,她的作品包括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集及散文集共计八种。

许佳著

在故事星球,许佳老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儿童进行深度阅读和创意写作,让阅读和写作成为陪伴孩子终生的习惯和素养。近一年来,她接触了很多来自国际学校或国内学校背景的孩子。

在她看来,孩子天生适合写作。写作是世上最要求真心实意的工作,而孩子们那丰富又敏感的心灵恰是写作的源泉所在。

那为什么有这么多孩子害怕写作呢?如何让他们爱上写作呢?许佳认为,解决孩子害怕写作,引导他们爱上写作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孩子怕写作文可能因为对中文不熟悉

好好学中文听起来像一句玩笑话。毕竟身在中国,中文是母语。这是一个孩子从出生就开始接触的语言,是最熟悉的语言。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中国孩子都天生能够很好地驾驭自己的母语。任何语言都需要充分的学习和练习。由于天生自带亲密感,人们很容易觉得自己的孩子和中文之间毫无隔阂,不会有意识地去学习。很多家长对孩子的要求也是能说就行,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英语的学习和阅读上。

带来的后果是,很多孩子的汉语基础非常薄弱。这种现象不但表现为国际学校、双语学校的学生们,也表现在公立学校的孩子身上。

很多孩子不会写、写错字、怕写字,写一篇作文要注很多拼音。小朋友A念四年级,口头表达非常好,课外阅读量也大。每节课上许老师都会给学生留一些时间做课堂写作练习,然而一碰到这个环节,A就不吱声了。

为什么呢?原来这位小朋友平时写字很少,能认字,能写的字却少,一下笔就卡壳。最后,没有办法,他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来上课。

一个孩子英文词汇量有限,写作文或使用英语就不能收放自如。写中文作文也是这样。汉语的写作表达与孩子对中文的掌握熟练程度有关。

和重复的练琴、练习跳舞同理,语言的学习也需要下苦功,打基础。有了前期的积累,工具趁手,才可能有流畅自如的表达。

故事星球有一个小孩子B,来自国际学校。和同龄的孩子相比,他的英文阅读级别非常高,二年级的他已经能够看懂美国小学四年级的级别。喜欢阅读英文书籍的他,觉得中文非常的难,不喜欢阅读中文书籍。母语程度低于同龄同年级的孩子。

许老师说,“母语是我们认识世界、思辨和表达的基础。如果不能熟练地使用母语去进行较深层次的思考和表达,那么外语学到一定程度,也很可能受阻。”

孩子怕写作文,可能是因为孩子不敢说真话

写作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表达,需要写作者去细心地去感知观察世界。

许佳说,现在三、四年级的孩子,都已经开始受到不同程度的语言污染。此污染主要有二:

其一是僵化的、套路化的表达。例如“孩子的脸像红苹果”,妈妈说话必定是温柔的,每一个老师都长着漂亮的樱桃小口,春游的时候总是阳光明媚,等等;

其二是流行化、网络化的表达,以各种网络热词为代表——虽然许多新词本身简练而幽默,但一旦频繁地、狭窄地使用这些词语来表情达意,那么表达者本身鲜活的感受就会被框死,成为千篇一律、毫无生机的语言。

“久而久之,我们的感情、感触也就变得粗糙而简单,失去了独特性。一定要写真正感受到的东西,孩子们一开始可能写得很短,这没关系。”孩子对世界的感知非常通透,充满了好奇和灵气。鼓励他们将这种感受捕捉、记录下来,可能会得到非常好的作品。

许佳老师带领学生感受自然

刚刚入秋时,许佳给学生们布置了一篇习作,每个人来写他们眼中的秋天。她知道这是中小学很常见的作文题目,因此特地叮嘱大家,只需要写一件事情,并且是他们身边每天可见的事情。她还要求他们把自己所观察到的事物带到教室里来。而收到的作文仍然不理想。孩子们用上了所有他们熟悉的“套路”。

“秋天到了,大雁向南方飞去”;

“果园的枝头挂了香蕉、苹果、橘子、葡萄”

“他们都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从写出的文章里却看不到这一点。每个人都把自己假想成了山里人。”许老师说,“我问他们,你见过任何一座果园同时种植这香蕉、苹果、橘子和葡萄吗?天上飞过的鸟儿,又有什么特征让你确定它们就是大雁呢?”

许老师改变课程计划,专门辟出一节课,带着孩子们去公园,去看真实的秋天。回来后,桌上堆着孩子们捡回来的石头和形色各异的树叶。“他们发现,十月的上海,落叶还没有那么厚。叶子也不都是黄色的。公园的植物还结出了各种果子,比如南天竹、沿街草、银杏树……”孩子们挑选一片自己最喜欢的叶子,去进行简短的描写练习。

“桂花像一串串香项链”;

“时间是一列前行的火车,不会回头,直到撞上一堵叫做时间的墙”

……

这些句子都是出自许佳工作坊学生的作文。写出这些句子的孩子也就八岁而已。

一名学生在闻臭椿树的味道

孩子怕写作文,需要家长一起实施家庭阅读计划

获取经验最直接便捷的方式就是去经历。然而,孩子个人经历有限。怎样去扩大孩子的阅历,丰富孩子的写作资源?

在许佳看来,家庭阅读计划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孩子可以把自己的经历与书本上的内容结合起来,把不同书本上的内容互相串联起来。

许老师将人比作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但是却被盖了一层厚厚的布。最开始时世界一片黑暗,通过阅读,扩展了对世界的感知。从最开始时被拉开一个小小的角到后来,整个世界都通透了。

父母其实是最适合帮孩子拉开阅读世界最初那条缝的人有的家长会说,孩子喜欢读什么我也不太懂,况且我也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指导孩子阅读。许老师说,“家长们要相信开卷有益。读书不是专业人士才能做的事情,而是一件有趣的消遣。读书也不是只对孩子有用,对家长也有用,对每个人都有益处。”

最重要的是,家长一定要参与到孩子的阅读过程中来。也不用纠结说“我能教给他什么?”,“我说的对不对?”。每个人对书本会形成自己的看法,家长和孩子很自然地讨论书中的人物、故事情节等,简简单单,就能营造出家庭共读的氛围。父母也不需要什么都懂。碰到一些难懂的地方,正好可以跟孩子一起去查资料,或者充分探讨。

从孩子出生到十来岁左右,是陪伴孩子读书的最佳时期。因为这个时候孩子对父母还有佩服和依赖的心理,父母可以尽量地与孩子分享自己的阅读喜好。

许老师总结说,她所遇到的在阅读和写作上比较主动和有自我要求的孩子,无一不是受到了家长的影响。例如暑期班上有个二年级的小孩子C,虽然上的是国际学校,但中文表达水准在同龄孩子中出类拔萃。她很好奇,C的家庭是什么样子呢?

和她的父母交流过之后,她发现她妈妈本身就是文学爱好者,常常同孩子一起读书,家里对孩子的中文学习也特别重视,C三四岁时,就开始背诵《论语》、《大学》,积累了优秀的语感。

许老师回忆道,小时候,她父亲在书店上班,喜欢买书喜欢看书,家里的藏书还算丰富。所以,在她成长过程中,从来都是在家中的书架上随意乱找,看见感兴趣的就拿下来翻阅。有的时候父亲买到一本喜欢的书,还会激动地和她分享。

在她看来,目前孩子缺少的绝不是好书。以2016年为例,中国总计出版童书4.4万种。孩子能找到的阅读材料极其丰富。而家长只要稍微搜索一下,就能在网络上找到为各年龄段孩子开出的,各式各样的书单,其中大部分是可靠的。对于大城市的许多家庭来说,花钱买书也毫无问题。孩子缺少的不是书,而是能与他们一同读书、一同讨论、分享读书乐趣的人。

许老师告诉我,前段时间,故事星球请孩子们参加投票,说说自己心目中的酷职业是什么。在她班上,有两个孩子的答案是“作家”。这让她感到非常开心。

学会观察和感知世界,学会恰当又真实的表达,学会不断从书本和生活中积累素材,写作能力的提升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享受了写作的乐趣,真正做到了爱上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