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我是我爹的小袄袄,我爹是我的老棉袄

0 45
doujiangx 发表于 6 天前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爹爹1.jpg

90后的妹子李惊是我们绘阅读团队绝对的快乐担当。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笑声。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的开朗是有渊源的——因为她有一个活宝般的逗比老爸,快乐因子多出天际。赶在2016年的末尾,李惊妹子任性地写了一篇不像微信的微信,特地来分享不一样的父女亲情故事。


老头儿是我爹,整整大我两轮,因此我总笑说家有泼猴两只(俩人都属猴)。



老头儿年轻时明骚极了。

据当年的围观群众——我小姨后来的回忆所说:那时我在村子里,老远看见一个年轻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蹬着小皮鞋,很骚包地走着。那个年代在乡下,哪有人这么穿,我还在想这人是谁时,他就扭进我家门了。

那是老头儿追老太的开始。

九十年代初,一次在小镇上的偶遇,老头儿鬼使神差地相中了老太。俩人的住处相差了七八十里路,老头儿就这么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挨个打听过去,才算是找到了老太。

老头儿的回忆多少有点傲娇,经常拿着老照片止不住地得瑟:看你爸年轻时多帅,当年多少小姑娘哭着喊着要嫁给我,比你妈俏的也多了去了,我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非得在这棵树上吊死。

俩人的恋爱之路并不顺遂,老头儿一开始大受挫折。那时老太家的成分不太好,姥爷从城里被发配回乡下,一家人都不同意这桩婚事,理由有二:老头儿穷且没文化。

老头儿的对外宣称是小学三年级文凭在手,一次酒后吐真言时坦白了:其实我就上到小学二年级。

老头儿生性不爱念书,考试成绩门门亮红灯,又怕回家爹娘嫌弃,于是偷偷篡改了考试成绩,又由于老头儿的字辨识度极高(与鸡爪子所挠几乎无差),老师很快识破了这个小计谋,并公诸于众,老头儿从此单方面决定休学。(据说老头儿的休学决定引得爷爷暴跳如雷,拿着菜刀在后面撵着老头儿绕着门口池塘疯跑了三圈儿)

所幸老头儿在搞对象时脸皮奇厚,竟能顶住舅舅的冷眼在姥爷家死乞白勒住下来。舅舅在田间挑草垛,老头儿为了巴结讨好,主动上前帮忙。可怜老头儿在家里排行最末,受尽宠爱,以前从未干过农活,咬着牙、挑了一天下来,那件风骚的白衬衫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老太现说起这件事,眼里流淌的神采依旧像个初恋的少女。

我从小就听着俩人波折的爱情故事,深受启发,于是在初中时就暗恋同班班长,为了他恶补三国,在寒冷的冬夜围着炉火刻苦学习(打盹时烧掉了半本化学书,从此上课提心吊胆),最终在高中时将其成功拿下,这其中老头儿可谓功不可没。



小时候,老太在家狠抓我学习,老头儿不操心,只带我玩儿。

电视机上放模特大赛,老头儿带着我一起观摩,俩人齐刷刷对着屏幕流口水,老头儿不时奉上点评,“这个腰太粗了,恩,这个腿不错,这个~屁股太塌了~~~”,老太在旁边眼睛要喷出火来,老头儿赶忙改口:哎呀,不好看不好看,都没你妈好看。

老头儿喜足球与拳击,经常拉着我一起观战,因此小时候与人打架,我从没吃过亏(当然不自量力的在一年级时与五年级男生打架纯属自找苦吃)。初中学业紧张,又逢世界杯,我跟老头儿约好了,半夜偷偷爬起床,在看见齐达内拿头撞了马特拉齐被罚下场后,老头儿气地直拍大腿不住惋惜,我则顶着熊猫眼在第二天奔去学校。

他有一毛病,喜欢的东西也希望我能喜欢。电视上放老电影,《人生》《少林寺》,老头儿坐在我旁边开始一脸陶醉地回忆,中途老太喊我去倒垃圾或扫地,他蹭地起身,把我按在沙发上,“我去我去,你快看。”

我的音乐启蒙也是从老头儿开始。他买了两个大音箱摆在家中,又弄回一堆磁带、碟片,开心时就把音箱开到最大,在家中踩着节奏瞎蹦起来。老太受不了这么大声响,跑去关掉,老头儿又打开,趁老太不备一把抱起她放到院子里,然后关上玻璃门,对着老太不住地做鬼脸,动作一气呵成。

那时我第一个喜欢的明星是任贤齐,老头儿赶紧买了回来,我开始学唱,他边听边热心帮我录,还鼓励我多唱,于是每逢学校有演出我总是颠颠儿地就跑上去了。

老头儿不爱读书,我从未见过他有双手捧书的时候,但他十分喜欢拉着我去书店,我好读什么给买什么。老头儿也从不干涉我的读物,上至武侠小说,下至港式言情、鬼怪乱神,别家所不允许孩子看的书,都被明目张胆地摆在我的书桌上。

后来我的胡写瞎画,都来源于此。



如今老头儿已过了四个本命年,岁数大了不明骚,改走闷骚路线了。不过这也多半是因为我不在他身边,在异乡工作,对此他颇有意见,言语间经常傲娇的不行。

譬如,他经常出其不意发来微信,向我哭诉老太“虐待他”。

爹爹2.jpg

又譬如,我给老太打电话,老太总说他像个奸臣一样竖着耳朵偷听,老太大方把电话让给他接,他醋劲儿格外大:那是你女儿给你打电话,又不是你女儿给我打电话。然后继续埋伏在老太身边,适时插上几句话。

前几日平安夜的晚上,我和朋友在街头弹着琴、唱着歌儿,老头儿好巧不巧地在那时拨了我的电话,我在兴头上,没接着。

第二天,悻悻地拨了回去,我刚开口“昨儿没听见电话,太晚了没回”,老头儿就阴阳怪气地笑着怼我:“这~劳资要是快咽气了,想跟你最后说句话都不成勒?”

我捧着电话,大好的心情瞬间被噎没了,不知道该怎么发声,那头老太抢过了手机,笑得乐不可支:“哎呀,你还不懂吗?昨天是平安夜,他想跟你说话来着。”

心里不堵了,老太还在继续:“你爸这几天闲着没什么事儿,跑街上收了一些本地特产,总是问我,也不知道她同事喜不喜欢这些,要不要多买点儿带去。我没怎么搭腔,他自己憋了两三天,昨儿憋不住了,给你打电话,哈哈哈……“

老太笑地格外开心,她似乎很喜欢看我俩在电话里别别扭扭地样子,准确地说是老头儿。

在跟老太说话时,老头儿的声音听得很清,”我儿子在外面跑就算了,女儿得回来。“老太问,”为啥女儿得回来?“老头儿理直气壮,”女儿是我的小袄袄。“话音未落,俩人都在那儿捧着肚子笑。

我就这么妥妥地被老头儿给麻了一身。

电话这头,我只能笑着回应:等着我,过年回家给你买大棉袄!


本文源于“绘阅读”公号(ID:xiaolaba_huiyuedu)
原作者:李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猜你喜欢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